只想与你相随相依,直到终老只想與你相隨相依,直到終老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感恩生活,我二十歲那年,你的出現,讓我遭遇了愛情的美好,從此不曾離棄。
愛,其實沒有緣由,或許是你的果斷甚至是你的霸道,或許是你的冷峻甚至是你的不浪漫,或許是你對長者關懷所洩露的愛意和善心,或許是你處事中顯露的那份厚重的責任感,我所有的驕傲和自豪終於在你面前棄甲繳械,因為我看到真實,我讀到真心,我發現一副可以依託的肩膀。看過太多的濫情,感受過太多的追逐,茫茫人海,你是我愛的第一人,也是我愛的最後一人。
不求繁華三千,只求一心一意,不求轟轟烈烈,只求不離不棄,愛,在我心中固執成僵硬的冰塊,透亮,而不容雜質。喜歡單純的相處,真誠的對待,溫暖的牽掛,嫺靜的守候;願意愛在心中緩緩流淌,情在眉尖柔柔舒展;相信只要情在,無言也是溫暖,無聲也是幸福;期待一種在乎,一種疼惜能伴隨生命到終極。
沒有什麼比現實的擁有更彌足珍貴。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我的城,只願為你一人風煙俱淨,靜守你我共同的光陰。
但紅塵翻滾,難免有微塵飄落窗臺,難免有噪音侵入暖室。只要感情握得住,就會少了很多的迷茫和無奈。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歲月雖淡了愛的濃烈,但安靜的相隨,平淡的相依,簡單的心安便是珍貴的情感。一個會心的微笑,一聲鏗鏘的應諾,一個輕輕的擁抱,詮釋了經年情愛。
你我曾在月下戲言:未來是我先你而去,還是你先別我而行,結果誰都不願“落後”,誰都不想獨守孤寂,只想相伴到終。“花開若相吸,花落莫相離”。不管是紅顏遲暮,老態龍鍾,還是兩袖清風,生活寂寥,有一人相伴,有一人暖心,就是生命最美的音符。
你曾對我說:希望年老之後,能與我共擁一個住所,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我想對你說:若能夢想成真,就讓你我坐於搖椅之上,把一盞香茗,放一曲音樂,笑看潮起潮落,靜賞浪花盛開;若夢想只是夢想,現實依然骨感,就讓你我在一彎陽臺上,看竹子扶疏,觀鯉魚閑遊,再拾年輕的愛好,你描一幅《夕陽美》,我吟一首《秋風誦》,何須在乎景色依舊,人已老?
曾以為,青春不再心已老,縱有脈脈情波,也湮沒在皺紋的滄桑裏;曾以為,日子平淡愛清淺,縱有綿綿情意,也淪陷在柴米油鹽的瑣碎中。但,圈圈清波,縷縷愛意,終究不是逝去。那個善感的我,那個難棄情思的我,終在某個閒暇,牽一道墨香,鋪一片情愛天地,寫下:只想與你相隨相依,直到終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