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樹桃紅,在生命的枝頭蔥蘢

春天來了,花影疏枝上迎來青鳥的吟唱聲,就連紛紛落下的細雪,也被溫情的春水瞬間覆滅。歲月應是極好的柔情,把生命裏所有溫和刪繁就簡,簌簌叨叨的山水蓊鬱之間,輕靈的展鋪在藍天白雲之上,刺一幅山清水秀的明媚,繡一朵花好月圓的錦繡。莞爾,人入畫中的尋一縷馨香,文字裏便有了月淡風清,也有了鳥語花香reenex

鋪一紙素箋,把所有流淌在生命裏的柔情都細細寫進這碎字裏,在風中落成隨意的樣子。挽一縷長風薄念,在季節的轉角處寫滿愛的印記,記得,我的文字裏有你。我用文字播種美麗,期望在春天抽出一支嫩綠,隨後開出飽滿明麗的花來,那淡淡的清香定會隨風而來……

聽,風從窗外吹來,柔柔的帶著春天的味道,很多人逐漸淡出記憶,很多人又陸續地走進了生命,有時候或許是我們走得太急,以至於忘記回頭看看身後的風景,和那些願意為我們駐足的人。在人生旅途中,我們真的不用走的那麼急,慢一些,再慢一些,只要輕輕伸出手,便會觸摸到最動人的風景,以及那個願意為你折花的人。

一束暖陽越過窗柩落在臉上,多想攜一份靜好的時光,與溫暖言歡,於光陰說禪。萬般情事,諸多悲喜,不過是歲月湍急中一渺小沙礫,無需牽強,不必苛求。讓那份美好的念想如春陽般在心底明媚,歲月溫良,等一抹春風搖曳心房,撚一卷馨香,文字裏有我給你的芬芳,眼裏的明媚,心中的清喜,在想念的枝頭開滿春天。

微微的風拂在臉上,帶著綿軟的輕柔,春江水暖鴨先知,想必山的那一邊,已有流水的潺潺聲,也有踏青姑娘的歡笑聲了吧。春江的水都暖了,想著那一園的桃樹此時正在沐浴春風雨露,蓄勢待開,心兒柔柔的盈滿了暖意。桃花,總會讓人沾上如煙似粉的曼妙氣息,那一樹的胭脂紅,隱約著多少溫柔與美麗,泥香隱匿於深袖,在清朗的陽光下,溫暖了笑容。那些愛,在心底翩躚,不由讓人想唱一曲《桃花扇》,人說桃花解語,在這人來人往的紅塵,桃花在等那個有緣人。

清質的時光依舊摯語著春的明朗,那些遠去的風景,仍然在想念的日子裏落滿花香。慶倖緣分,讓我們依舊守著那份初心,我住進你的心裏,你始終在我的生命裏,靈魂相依,見與不見,那份愛有增無減。一個人的時候,腦海會不斷浮現那些相惜相伴的時光,深情的淚花,總是悄悄漫過記憶的岸堤,一次次模糊了眼眸reenex

是否重逢,已不重要,心靈深處的那一方美麗,只為心愛的人兒獨自馨怡,這懂得和默契裏,會不會就是彼此最好的安慰?生命的枝頭,桃花悄然著一樹溫柔,只是期望,你在我看得見的地方安好著,我如昔的溫暖著,守望著……

愛,是茫茫人海中不期然的相遇,是雪野裏燃燒的玫瑰,是茂密森林裏的那一樹菩提。前行的路,不是揮舞劍花那般行雲流水,而是像一首平仄的詩詞,意境優美,起落有致。

遇見你,便遇見愛的溫馨。眼眸裏深藏的暖意,是前世久別時最動人的風景。一樹一樹的花開,是愛,是暖,是粉紅色的思念。愛的藤蔓在周身的每個細胞裏枝葉纏繞,與心底生根,肆意蔥籠。

曾將一首離歌,唱到淚落;也曾把一段愛戀,寫到刻骨。當心靈在愛的音符中產生共鳴,就如同兩株深山花樹,同歸於喜,同歸於寂。時光,讓我們不斷成熟,從原有的熱烈執著到淡定從容,我們把錦瑟記流年,漫看光陰漸清寂。漸漸明白,淡淡相處,默默陪伴,走得最遠,才是世上最美的風景。

與你,相約春暖花開,陽光下,感受三月芳菲,用筆墨書寫美麗的心情,尋一縷清香,塵揚歲月的路口,游離春光明媚。撚一抹春色,掬一捧真實的情感,用溫情的文字,寫下那迂回於心底的牽念。讓愛穿越千古,願伴著你輕靈的笛聲,在你身旁翩翩起舞。願化做飄落在你手心的桃花一朵,絕美的笑容只為你一個人展露。

柔軟的山風,自西向東而來,吹醒了黃土高原,吹綠了山川,吹暖了西坡的莊戶人家。燕子啄新泥,門前柳兒綠,桃花吐新蕊,牧童牛上笛。春風帶來了詩情畫意,春風用纖柔的手指,溫情地拂開三月的帳幔,在芳草青青的田野,奏響一曲靈動的音弦。山間歡快流淌的小溪,在動情地唱著春之曲reenex

那春色迷嵐的小徑,可曾有你的身影?那垂柳依依的河邊,你可曾看見我殷殷的等待?那春雨泠泠的青草,是否打濕了你的步履?我將長髮系在春天的樹上,將芳香藏進衣袖,撚一朵桃花在手,任一抹胭脂映紅臉頰,春天已潛入我的懷裏,你是否已在尋花的路上?

聽說,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在千轉百回的守望裏,你還在,我依然。今夜,就讓我在心裏,燃一盞希望的燈火,在安然與靜謐裏,穿越那朵隔世的蓮花,與溫暖的夢境裏,放逐思緒,讓心與愛同在,溫情相遇的美好。

陽光明麗的日子,拋開心頭紛雜,放下身邊瑣事,煮一杯香茗,看一片片的葉芽兒,在水的浸潤下慢慢變得柔潤飽滿,似在蘊育一壺春色,青綠可人。歲月清芬,做明媚的女子,攜一顆安暖的心,素簡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