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炎熱

夜顯得有些許寒涼。而那顆心,也隨著氣候的變化,共鳴起來。任由那涼意,佔據著,侵蝕著。最終,牽動那雙目,像給它們注射了興奮劑,難以合攏。只是靜靜地,盯著頭頂的天花發起呆來。這樣的夜,寂寞和空虛堆積,失眠不是偶然,而是必然。腦海更是像打翻味瓶,弄得五味雜陳。那如煙往事,迅速凝聚一團,追隨窗外的風姨,去尋覓留在昨日的痕跡Dermes

人間易歲,時光荏苒。歎一聲無奈,卻是花開花又落。不知不覺,離開廣州有些日子。但留在那的記憶,仿佛如影隨形,在逝去的光陰裏,它像永恆一樣,難以抹去。特別是那個叫沙園的地方,特別是那條叫荔福路的大街。每一個角落,每一處建築,每一間店鋪,都是童年的見證。在那裏遺下的,是成長,是歡笑。

那會,調皮的我,放學看完香港翡翠臺播的動畫片後,就會帶著弟妹去街上尋找著各種各樣的小食來吃。記得最讓我和弟妹喜歡的,還是那種炸得很脆不加水的臭豆腐。如今想起都垂涎欲滴,只是現在很難再找到這種臭豆腐,它好像絕跡了一般。當然,除了臭豆腐,和味牛雜、龍須糕等這些也是我們的至愛Dermes

在吃飽喝足後,我和弟妹才會心滿意足地往回家的路走。不過在回家之前,我們都會買上口香糖來嚼。因為爸媽是不讓我們吃臭豆腐這種食物的,所以必須得消滅掉口中的氣味。但是每次回家後,我們依舊會被捱罵。理由是,我們放學不做功課跑了出去玩。而我更是首當其衝,成為捱罵的主要對象,說我帶壞弟弟妹妹。不過說真的,確實有帶壞的嫌棄,那時弟妹可都是班上的前一二名,每學期獎狀拿到手軟。而我就不一樣,經常是在班裏墊底的。

放學不做功課,跑出去當吃貨,換來的是晚上做功課做得很晚。不過對我來說,這完全不是事,反而永遠比那兩位優秀的弟妹做完先。然後在他們羡慕的眼神中,跑去看電視去。其實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我可不是突然就變聰明什麼的,而是我根本就沒去做功課,不過是裝模作樣罷。因為我有個學霸的同桌,自然是留到明天回校抄他的了Dermes

說到最讓我歡騰的日子,自然是禮拜天。不用上學,那時簡直就認為這是世上最美好的事。頑皮的我,就像個被關押已久讓人放了出來的猴子,拉著弟妹穿梭在家附近的那些小公園裏,追逐玩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