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抵擋只想此刻可以失憶

若花解語,我想把所有的經歷給你一一講完,讓一痕香埋葬故事裏的結局,不想面對那些心碎的拉鋸,許我逃離。如果人生只如初見該多好,沒有黯然銷魂,沒有怦然心動,沒有無盡的掛念和不舍,就像花解語,無言的經歷,不吭聲的解讀一切謎底。那些愛過我的人還有我愛的人,註定成為生命裏的一片片葉子,如果我是一棵樹,那你都在我的枝椏裏流動成了血脈相依。很多時候我都覺得人生是一場幻覺,無須太計較,只要隨心行走就好了,所以從來也不偽裝,只是痛苦太多了,壓抑不了就會虐待自己,似乎讓自己更疼一點會長記性,然後慢慢修復傷口,開始了拉響警報的高度戒備,生人勿近,熟人勿擾,自己開始一層層封印,用文字宣洩我的傷。

人生本就無常,沒必要計較太多,不該要的絕對不要伸手,那個叫做囚牢的籠子與我已經形同虛設,不需要誰來讀懂,萬丈紅塵,我只追尋一幀風,感覺對了我便化作雨融入他的懷裏,把三千浮華全部割捨,只要此生三個字:莫相離!我不求佛,也不念經,心若清禪何須求,晨鐘暮鼓輪回起,本就一場空。看淡,勘破,就沒了計較,沒了索取,包容所有的不平。

如果我是雲,那就在一棵樹梢停下身形,一痕綠點亮心情,一滴露澎湃我餘下的今生。有很多人都說我太傻,其實也不盡然,有著天資聰穎的慧根,卻不願意開動,我願意一輩子做一個簡單的傻子,無求與誰,不虧欠就不負如來不負卿。忽然很想去西藏了,來一次跨界的穿行,一個背包,一張卡,一雙合腳的鞋子,我不是去朝聖,只是想試試徹底放空,空靈的如一陣風,無影無形,無心無求,想要試試萬般皆放下,旅途就聽經。

有時候會覺得人生是一場煙花盛放,有時候又覺得那是梨花雨涼,而我要找尋的自己也很清晰,是一痕暖,在眼裏在心底,在手中,或許這樣的我註定了成為另類,被紅塵排擠,我想讓自己融化成雪,卻凝聚成了堅冰,我想安靜的走完餘下的日子,卻總是淩亂宰割著心情。若花輕似夢,恁自野生,情若動淚千行!若花能解語,就為我把心事開出花紅,轉經筒裏搖出浮生的傷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