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你,如果不是

我說,以後我還會愛上其他的人。但是你永遠在那裏,在那個位置,屹立不倒,無人能夠撼動。我想,如果我沒有遇見你,我還是會和中國十幾億人一樣。到了適當年齡就成家立業。但因為有了你,我覺得我的世界就多了一抹色彩。你是一抹明媚憂傷的少年藍。我遇見你,我希望和你看風景。我希望和你一起牽著手蹣跚著散步,至少我那時候希望是和你一起老去。所以,到了如今,我也絲毫不想掩飾,我年少離家的理由,是因為你。千百萬的人,有千百萬種愛人的方式。而我,恰巧選擇了最激進的那種,我怕來不及喜歡你,怕來不及從頭開始。

我渴望相愛,卻畏懼得到太多。你是我得不到的痛也是我失去的悲。其實,從一開始我最愛你這具靈魂,與我最合稱。我不是不懂,只是不語。我執著用我的方式愛你,這大概是我犯過的最大的也是最甜蜜的過錯。我那時候對你說了一句隨便。你就惱羞成怒。你說你最討厭這句話。

雖然未來還有很久才來,但我知道,我終究會失望的,因為人啊只要對什麼抱有太大的希望,到最後多多少少都會有很多的失望。這樣的說法,就跟“情深不壽,慧極必傷”一樣。於是,我有點哽咽。

多少個傍晚,白茫茫的天最後一點消失的時候。我心中會被一種無以名狀的焦躁充滿。我想,又結束了,又結束了一天。可我,還沒忘了你。我給你的東西太多了,最後你難以承受,終於選擇丟棄,而我亦心灰意冷,覺得好像被辜負。我們沒有辜負愛,是愛辜負了我們。這大概是愛裏最可悲的事情。

我後來還是會在午夜驚醒,還是會夢到你。我夢到你的臉。你的手。你的眼。你的發。你說的話。時間久了就只剩下你模糊的輪廓。生命中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假設的,就好像我不能假設我沒愛過你。每個人都會選擇一種方式對待過去,有的人選擇忘記重新開始。而我選擇記得,我知道你肯定忘了,那麼,我記得就好。假如有一天你回頭,就會看到我的。你只需要回頭望我一眼,就知道那是我,就知道其實我從來沒走過,即使你早就離開我千裏萬裏。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就好像你不能規定痛苦和快樂的形式。愛過,就快樂過。難過過。就如我回憶起你的時候,除了絕望悔恨以外,還有一些輕飄飄的想到都會自覺彎起嘴角的時候。

無法抵擋只想此刻可以失憶

若花解語,我想把所有的經歷給你一一講完,讓一痕香埋葬故事裏的結局,不想面對那些心碎的拉鋸,許我逃離。如果人生只如初見該多好,沒有黯然銷魂,沒有怦然心動,沒有無盡的掛念和不舍,就像花解語,無言的經歷,不吭聲的解讀一切謎底。那些愛過我的人還有我愛的人,註定成為生命裏的一片片葉子,如果我是一棵樹,那你都在我的枝椏裏流動成了血脈相依。很多時候我都覺得人生是一場幻覺,無須太計較,只要隨心行走就好了,所以從來也不偽裝,只是痛苦太多了,壓抑不了就會虐待自己,似乎讓自己更疼一點會長記性,然後慢慢修復傷口,開始了拉響警報的高度戒備,生人勿近,熟人勿擾,自己開始一層層封印,用文字宣洩我的傷。

人生本就無常,沒必要計較太多,不該要的絕對不要伸手,那個叫做囚牢的籠子與我已經形同虛設,不需要誰來讀懂,萬丈紅塵,我只追尋一幀風,感覺對了我便化作雨融入他的懷裏,把三千浮華全部割捨,只要此生三個字:莫相離!我不求佛,也不念經,心若清禪何須求,晨鐘暮鼓輪回起,本就一場空。看淡,勘破,就沒了計較,沒了索取,包容所有的不平。

如果我是雲,那就在一棵樹梢停下身形,一痕綠點亮心情,一滴露澎湃我餘下的今生。有很多人都說我太傻,其實也不盡然,有著天資聰穎的慧根,卻不願意開動,我願意一輩子做一個簡單的傻子,無求與誰,不虧欠就不負如來不負卿。忽然很想去西藏了,來一次跨界的穿行,一個背包,一張卡,一雙合腳的鞋子,我不是去朝聖,只是想試試徹底放空,空靈的如一陣風,無影無形,無心無求,想要試試萬般皆放下,旅途就聽經。

有時候會覺得人生是一場煙花盛放,有時候又覺得那是梨花雨涼,而我要找尋的自己也很清晰,是一痕暖,在眼裏在心底,在手中,或許這樣的我註定了成為另類,被紅塵排擠,我想讓自己融化成雪,卻凝聚成了堅冰,我想安靜的走完餘下的日子,卻總是淩亂宰割著心情。若花輕似夢,恁自野生,情若動淚千行!若花能解語,就為我把心事開出花紅,轉經筒裏搖出浮生的傷痛。

親情愛情是生活的永遠

每每回鄉都是生活在逼迫著人的愛和理解。若是本身是美的見證還是希望的前行。思念的風帆起航在歲月的尖端,愈來愈深邃和莫莫。

原來所有的風景都在存在中偶然,有的人恍惚,有的人描畫,還有的人,決策。錦年,春秋依舊美麗得難以繪出。我們氤氳著時光的角落,相互在欣然的愛和每的嚮往中流露真情和愜意。每個人都在尋找一種狀態,或許很簡單,又或許決古的複雜和昏暗。自從我記事以來,父母親便離開了我的生活,他們存在卻給不起我一份完整甚至完整的破碎和希冀。無關堅強,無關新生,有時候,相互理解的,只是一份簡約和一種漠然之後的漠然。天涯,冷暖,也不重要了吧。不知為何,日子和日子之間總是變換著找不到合契的樣子,在簡單如流水的日子裡,似乎連每一個分秒,都暗含著許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若是每作一篇文章,就是對廣大讀者缺少了實在的敬意,若是在生活裡真正看到的風景,總總是遠方。我頂相信,我還在與愛相與唯一。愛在生命的過程中有多少身側的分量來衡量一個人的一生還是兩個人的幸福和永遠。其實,令人慕仰的“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已成為永恆的故事和因素的可能。縱然生活裡生存還有一段距離,但卻是銀河的寬度和維度的茫然來分界所因和所果的願望和唯一。你不在乎,我也可以不在乎地超越人生的幸運和偶然。

若是這裡有不可分割和扯掉的責任和美麗,人生的風景,它是美麗的港灣,家的責任已經不僅僅限於親人的恩惠和無私的痛楚。如此難以入眠是不是因為要裝飾一份人生地的狀態來蒙蔽某個平凡的身影還是其他的正確還是錯誤的錯誤的正確。許多時候,中國文字的創造性美麗截然而來……

無憂無慮伸向那片藍天

夏日午後,老家院子裡盛滿了明亮刺眼的陽光,溫熱的風從山坡上吹落下來,帶來青草好聞的香味。我坐在青苔碧綠的芒果樹陰下,翻看著手裡的荷馬史詩,心還在牧草豐美的特洛亞平原上遊蕩。偶然抬頭,看到一隻藍蜻蜓停歇在一旁的柴垛上,安靜地舒展著一對天藍色透明的翅膀,那神態,仿佛一個久經跋涉的旅人,終於可以坐下來休息。

我悄悄走進它,看著它翅膀上美麗的紋路,還有那對圓圓的玻璃球一樣斑斕的眼睛,心裡暗暗折服於造物者的巧手所賦予它的完美無缺。我沒有驚動它,它似乎太累了。後來在洗菜,吃飯的時候也經常能看到它。藍蜻蜓在金黃色的晚霞裡飛動的時候,顯得特別活潑可愛,而我的沙田通渠心也跟著它一起飛舞。

之後一連下了好幾天大雨,藍蜻蜓都沒有出現在院子裡。這樣大雨澳洲升學要求如注的傍晚,我常常坐在院子裡的臺階上,聽爺爺講過去的故事,看著天空像篩子一樣,往大地撒著大顆大顆的雨豆。爺爺的故事是遙遠的舊時光釀造的美酒,一壇又一壇,讓人回味無窮。往事的艱辛與憂傷都在我們的歡聲笑語裡消匿得無影無蹤,而爺爺的笑容就像那盛開在山野裡的百合花,純潔而明淨。看著雲慢慢地籠住山巒,天空仿佛被壓低了,天色也隨之黯淡下來,群山像蓋著一床黛青色的厚棉被。我又想起了那只藍蜻蜓,心裡是一抹淡淡的揮之不去的惆悵。這樣的日子,它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