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童真

在我的記憶中,“六一”這個詞是永遠的童真,是逝去歲月的寫照。看著無拘無束的小孩在為自己的節日慶祝時,看著大學同校的同窗門瑪花纖體們患得患失時,看著一年的時光在六一這個節點別劃分時,我想,行走在時間長河中的我們有多少年華沒有珍惜,有多少歲月沒有抓牢,我們總在打發時間,我們總在蹉跎光陰,我們雖經歷過留意的洗禮,但卻永遠也回那個童真的時代。

不曾忘記,我的六一,我的童真時代。大山印尼女傭裏的孩子,沒有那種對社會的憤憤不平,每天十幾公里的山路,翻山穿河,只為去上一天四節的課程,雖然路遠山高,河寬水急,但是我們依然嘻嘻哈哈背起書包,背上一天的口糧去數十裏外的學校學習上課,我的童年,基本就是正在這樣的前行中度過的,童真永遠留給了那些少兒花開的的山路河川,春草夏蟲,秋霜冬雪。

不曾忘記,六一我們追逐黃土,晨風揚起沙塵,為我們的節日獻上春夏交替的狂風,我們圍繞著操場跑了一圈又一圈,最後我們都開心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教室,這就是我們的六一,沒有華麗的禮服,沒有鮮豔的紅領巾,甚至沒顯赫植髮有隨風揚起的飄飄紅旗,大山裏的肆意笑聲代替了少先隊兒歌。我們的六一,我餓們節日,不奢求玩的怎樣,過得怎樣,只奢求有一本課外書,讓我們看看外邊的群山,大山之外的人群。

時間過去了,時間都去哪兒了,當這句話成為時代的潮顯赫植髮流時,而我躲在記憶的深處,避免提及過去的點點滴滴,避免拉出我的童年,拉出那些黃土高原上的回憶和塵封在沙塵裏的思緒。

六一,我們回不去的節日,六一,我們曾經的痛楚,時間過得讓我們都面目全非,不得不承認我們的蒼老,我們失去了童真,我們不能再失去青春,我們都知道,青春終將逝去,但是我們都不敢承認,不敢去面對。我們年輕,我們輕狂,但是我們曾歷經童真,願回不去六一的90後和80後懷揣一顆童真的心,去笑對人生,去珍惜自己的青春時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